第28期 20131009

2004年海信酝酿推出IPTV、电视电脑一体机

2004年,国内彩电品牌海信正在酝酿推出IPTV、电视电脑一体机。这是一种将电脑和电视全部软硬件和应用集成在一起的产品。但是,海信的这次尝试并不成功。此后的05年和06年,“超前”的电脑电视一体机逐渐退出了舞台。

由于涉及广电网络和电信网络两大集团的利益交割,IPTV推进缓慢

与此同时,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都在琢磨着怎么推动IPTV的发展。此时IPTV的概念还仅限于“用电信网络、互联网传输电视节目信号”。并同时提供互联网性的交互功能。中国电信,在上海等地为这种新业务模式做了很大规模的应用试验。但是,由于涉及广电网络和电信网络两大集团的利益交割,IPTV推进缓慢。

国家网络电视台的成立,标志着互联网基因的内容和内容分发方式

智能电视的问世,实际上已经彻底打破了电视和互联网之间的障碍:无论是技术的、应用习惯的、市场需求的,还是政策的壁垒,都在这一刻彻底失效。但是,作为彩电企业,他们拥抱互联网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乐视电视的出现,彩电产业“内容主导硬件”的时代已经来临

自由的网络渠道作为一个彩电品牌主要销售支撑渠道的时代已经来临;乐视网不断挂出的乐视超级电视的广告,更是告诉彩电业界,依赖于传统媒体的彩电品牌营销格局已经被打破;乐视电视主要硬件技术依赖于代工企业的产业链结构告诉彩电业界,彩电界是时候说“软件硬件”分家、“内容与硬件独立、运营与制造分家了……

2013年的彩电产业就是一个“重新拉帮结伙”的时代

互联网企业从传统的彩电产品的“辅助内容提供者”,逐渐走向前台,成为市场话语权的执牛耳者。互联网和传统彩电产业的碰撞,已经彻底改变彩电产品和彩电产业的本质。无论是主动迎接挑战,还是被动顺应市场变革,“求变”已经是彩电产业的基本共识。

小米的独特策略:高配低价顶替传统彩电企业多款产品

小米2999元电视的推出,已经挑起了一场价格战。但是这场价格战还与以往的彩电产业价格战不同。小米比较的不仅仅是价格谁更低,而且还在比较产品配置多高。高配低价、一款产品顶替传统彩电企业多款产品的市场定位;单款产品市场需求满足度极高、面向消费者谋求一步到位的应用体验;定价策略尊崇上市初期的成本定价,而不是传统彩电企业的高溢价定价;产品价格几乎生命期内极少降价,避免产生多次降价贬值……小米电视的这些策略,对于传统彩电企业都是全新的概念。

TCL和爱奇艺的合作,是另一种互联网基因的表现

TCL是硬件企业。爱奇艺是互联网视频内容企业,背靠百度这棵中国互联网最粗壮的大树。二者的结合体现了彩电产业内容和硬件的结合。但是,对于具体的彩电企业,TCL则体现了内容和硬件的分离。此前,彩电企业也有独立建设或者合作建设内容平台的尝试。现在,TCL和爱奇艺的合作,创维和阿里巴巴的合作,充分表明:对于传统彩电企业内容和硬件的距离越来越大。这将直接否定彩电企业此前以内容服务获利的运营假设,并确定未来智能电视硬件产业和内容产业之间独立存在、联合服务的产业体系。

百度电视棒的成功,引发智能电视是一体机为主还是分体机为主的思考

百度电视棒最大的前景预期:机顶盒和电视棒作为和内容结合最紧密的部分,未来会不会是内容产业和内容巨头的“必备武器”。尤其是和付费内容结合,这些硬件,包括电视机在内的硬件,会不会诞生类似手机产品的运营商合约机那样的“套餐产品和市场”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将是彩电史上最大的“产业规则”的变革。